当前位置:主页 > 滨州故事 >

新晚报数字报

来源:www.bbsbz.net   发表日期:2017-09-08 20:27 

  □本报记者 商鼎

  9月4日,以中乙黑龙江火山鸣泉为班底的哈尔滨队闯进了全运会足球城市组的决赛,或许冥冥之中有种巧合,58年前的1959年9月4日,黑龙江队在北京工人体育场打进了自己的第一粒全运进球。58年后,黑龙江足球阔别半个世纪重新回到全运会的舞台,而几代龙江足球人的全运记忆正在慢慢被历史遗忘。

  1959

  年

  第一届全运会

  黑龙江队初亮相 遇强更强的“黑马”

  讲述人:洪在宽 第一届全运会黑龙江队主教练

  对于已经83岁高龄的洪在宽来说,现在唯一能让他激动的事情就是足球。前一天听说记者要来找老爷子了解全运会的事情,儿子洪浩还有些担心。洪浩也是足球运动员出身,曾代表黑龙江队参加第七届全运会的预赛,他知道老爷子现在还很牵挂足球,但他更担心老人的身体。洪浩前段时间想带父亲去看场足球赛,结果老爷子激动得血压升高,最后只能作罢。几年前患上偏瘫的洪在宽现在语言能力有些障碍,行动也不便,但洪浩把压箱底的老物件拿出来时,他依然会眼前一亮。全运会的照片、做裁判时的比赛记录册、近50年的足球剪报,这些东西,就是老爷子的宝贝。

  1956年,黑龙江省足球队成立,当时的黑龙江队让国内很多球队头疼,既能战胜北京天津解放军这样的强队,往往又拿不下甘肃河南这样的弱旅,十足的“遇强更强,遇弱更弱”。1959年,省队主教练崔昌吉去世,洪在宽临危受命。5月,黑龙江队来到天津参加预赛,在首战不敌上海队后,黑龙江第二场1:0击败浙江,金龙基打进了黑龙江队在全运会预赛历史上的第一粒进球。随后,黑龙江队连续战胜青海、福建,进入了决赛阶段。9月1日,黑龙江队在先农坛迎来了自己的第一场全运正赛,0:2,面对如日中天的解放军队,黑龙江队败下阵来。9月4日,黑龙江在工人体育场实现了进球,2:5不敌吉林队,前锋崔锡俊独中两元。遗憾的是,崔锡俊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去世,未能等到龙江足球进入职业化的这一天。最终黑龙江在一运会位列第11名,后卫金东鹤还入选了国家青年队。目前,队中的金在演、李宙瓒、延龙泽等人还健在,而许多人都已作古。有趣的是,省队当年在李宙瓒兄弟中看上了哥哥,弟弟李宙哲只能去了空军队,没想到阴差阳错李宙哲最后又进入八一队、国家队,成了响彻一时的球星。暮年的李宙哲出任哈尔滨兰格队主教练,也算是为家乡足球尽了最后一份力。

  1965

  年

  第二届全运会

  大学生少帅来带队 贫困年代待遇好

  讲述人:曹陆堂 第二届全运会黑龙江队队长

  杨明志 黑龙江省足协副秘书长

  1961年,黑龙江队进行了大换血,更多来自哈尔滨及各地市青年才俊进入省队,年轻的齐齐哈尔后卫曹陆堂被选为队长,而主教练是还不到30岁的客家人曾冠球。曾冠球来自足球之乡广东梅县兴宁,当时刚从中央体育学院(现北京体育大学)毕业,因为支边来到了黑龙江。虽然队中有的球员比曾冠球年纪要大,但大家还是很信任这位少帅。当时的黑龙江队主打上个世纪五六十年非常流行的阵型424,预赛中,黑龙江队连克安徽、新疆,6:0横扫甘肃,挺进决赛阶段。决赛第一场面对辽宁队,2:0领先的黑龙江队最后时刻崩盘,五分钟连丢三球。第二场比赛又因为同一名队员的两次失误造成失分,0:2负于解放军队。当届比赛黑龙江队先后战胜了河北队和云南队,再次获得第十一名。

  据曹陆堂回忆,当时的省队待遇很好,每个月能拿到37块钱的工资,最重要的是伙食非常棒,每顿饭的餐标达到1.7元。而曾冠球除了足球,在黑龙江也收获了爱情,他娶了一位同样在哈尔滨支边的四川同学。七十年代曾冠球夫妇离开哈尔滨,在湖南一所高校任教。而退役后的曹陆堂做过工人,带过青少年队,最后在齐齐哈尔市外事办退休,如今在哈尔滨享受老年生活。但二运会的队员并不是都像曾冠球、曹陆堂一样幸福,冯明典是曹陆堂关系最好的队友,在当年的省队,冯明典是唯一一名党员,他为人正派,是全队中人缘最好的队员。退休后的冯明典依然牵挂足球,很多80后少年都曾在省体育场跟他学习过足球。后来冯明典曾担任省残疾人足球队教练,他的弟子还进入国家队参加了北京残奥会。遗憾的是,冯明典的晚年非常坎坷,在妻子、女儿相继去世后,他还要负担儿子的医药费。最近几年很多人都无法联系到他,经过曹陆堂的确认,冯明典已于今年8月在哈尔滨因病去世。

  1975

  年

  四运会——

  1993

  年

  七运会

  告别黄金年代黑龙江省队成为历史

  讲述人:朴曙明 第五届全运会黑龙江队队员

  洪浩   第七届全运会黑龙江队队员

  七十年代的黑龙江队处于青黄不接的时期,后来担任国家体育总局冬管中心主任的赵英刚和省足协秘书长的芦秀明也从青年队升入一队。1982年,从北京体育学院毕业的朴曙明回到省队备战五运会预赛。当年冬天,黑龙江队前往广东进行了两个月的冬训,此时球队实力已经大不如前,就连运气也不站在黑龙江这边。在对阵广东队的比赛中,黑龙江队遇上了一场雨战,但后来成为五运会亚军的广东队却拿顽强的黑龙江队没有办法。更背的是,黑龙江队在一次进攻中本已经推空门得手,但由于场地泥泞,足球在门线前停住,最终错过了绝杀机会。此次预赛,黑龙江队两平五负无缘决赛阶段。1984年,黑龙江省队正式解散,朴曙明又作为教练员开始组建青少年队伍。1993年的七运会,是黑龙江男队最后一次出现在全运会预赛的舞台,哈尔滨体育学院的王文通教练带领青年军出战,而这支队伍的条件更为艰苦,由于经费不足,球队一路从哈尔滨站到了延吉。七运会是中国足球进入职业化前的最后一届全运会,此时各支球队也基本处于“准职业”状态,面对这样的对手,黑龙江队三战皆负,彻底告别了全运会的舞台。此后,黑龙江也只有女足在2009年参加过全运预赛。

  2009

  年

  十一运——

  2017

  年

  十三运

  全运梦想有遗憾终有一代会实现

  讲述人:赵浩翔 十三运笼式足球黑龙江女队教练

  孔繁龙 十三运笼式足球黑龙江男队教练

  作为职业化开始后为数不多的黑龙江籍球员,赵浩翔和孔繁龙两个人相识于2017年,尽管两个人都曾是国家青年队的一员,但11岁的差距,说明了两个人其实属于不同的年代。1993年出生的赵浩翔是齐齐哈尔人,从秦皇岛的中国足球学校毕业后,他进入了长春亚泰俱乐部。2009年,赵浩翔被交流到陕西青年队参加全运会U16的比赛。在当年的陕西队中,除了赵浩翔,还有现在这支哈尔滨队的杨磊、李帅、李波洋等人,这支陕西队最后拿到了银牌。闭幕式上,赵浩翔找到黑龙江代表团,想跟黑龙江的队旗合影。这样的举动让黑龙江队的工作人员非常诧异,赵浩翔告诉他,自己是黑龙江人,从小就想代表黑龙江队比赛,可惜没有这样的机会,这次希望能拿着黑龙江的旗子弥补自己的遗憾。2017年,赵浩翔也算圆了自己的一个梦,他和孔繁龙分别带领齐齐哈尔队、哈尔滨队拿到了新增设项目笼式足球黑龙江省的冠军,他们两个人将作为教练带领黑龙江队参加全运会的预赛。由于队中都是“00后”,黑龙江的男队女队最终没能进入到决赛阶段,但两个人并未因此改变扎根青训的想法,他们相信自己的全运会梦想,会在下一代中得到实现。

  图①黑龙江队参加二运会时合影。

  曹陆堂 供图

  

  图②黑龙江队参加一运会时合影。

  洪浩 供图

  

  感谢李睿、黄伟、中国足球研究院对本文的帮助。

上一篇:《守望先锋》新漫画《废土》:狂鼠路霸在老家的故事
下一篇:资本故事退烧、渠道功能落地,酒类电商业绩转好